当前位置:极速3分彩 > 资讯中心 > 企业动态 > 正文
教机器人开车的老司机
www.yelylo.com  2019-09-12 16:07  
图片摄影|史小兵

  如果说自动驾驶解放了人类的双手,那自动驾驶工程师就是一个为解放人类双手而坚守的职业。

  文|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高欢欢编辑|李薇

  “人与机器到底谁更聪明?”

  在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张涵青团队的同一天,马云和马斯克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进行了“火星撞地球”式的激辩交锋。

  关于这个话题,张涵青显然是纠结的:“机器比人更聪明?不,我相信人类的智商,但我也相信我们研发的自动驾驶技术可以干掉人!”

  张涵青是一名自动驾驶工程师,他所在的嬴彻公司是一家商用车自动驾驶科技公司。在上海临港测试场地,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见到了张涵青,并体验试乘了一辆自动驾驶样车。

张涵青正在开晨会。

  人工智能已经进入我们的生活。它不再是那些炫酷称奇的电影桥段。自动驾驶汽车依靠人工智能,视觉计算,雷达,监控装置和全球定位系统协同合作,让电脑可以在没有任何人类主动的操作下,自动安全地操作机动车辆。

摆放在办公室一角的卡车车模。

  自动驾驶,被称为人工智能领域中最难以落地的技术之一,自诞生以来就对人类充满着吸引力,发展自动驾驶也几乎成为全球共识。正如操作系统之于手机,电脑,自动驾驶被视作未来出行领域的一项基础能力。

俯瞰办公室。

  张涵青的履历覆盖了捷豹,路虎等知名汽车企业。如今,他的工作和以往不太一样,其中有一项就是自动驾驶卡车的测试。他需要坐在副驾驶座上,持续跟踪,记录并对比自动驾驶车辆的各项数据,并对数据不断进行修正。

去往临港汽车综合测试区的途中。

  自动驾驶行业的飞速发展,促使在这个领域出现了不少新的职业机会。事实上,除了工程师,自动驾驶领域还离不开一个新的工种——被称为“数据喂养员”的自动驾驶重卡测试员。

  每次测试,测试员坐在驾驶座,他需要对车辆操作系统非常熟悉,在车上的工作除了及时关注路况,进行一些人工辅助操作外,还需要记录车辆运行过程中的数据,结合试车感受,形成自己的判断,对系统优化向感知,算法等相关的工程师反馈数据,并提供建议。

在车内进行现场测试。

  一场无人驾驶重卡汽车的测试下来,少说也得一天时间。在狭小的驾驶空间内,工程师和测试员一待就是半天。如果说自动驾驶解放了人类的双手,那自动驾驶工程师和自动驾驶测试员,就是一个为解放人的双手坚守的职业。

  教机器像人一样开车

  自动驾驶工程师及测试员都是新兴职业。2019年初,人社部正式发布公告,拟发布的15个新职业,包括人工智能,物联网,大数据,云计算的工程技术人员,无人机驾驶员等。这些新职业几乎都指向最火爆最有潜力的领域。

  有着20多年常规驾龄的赵海峰是一名自动驾驶重卡测试员。他曾是一名长途卡车司机,跑过全国大部分的高速路线,直言自己从小就喜欢车,梦想就是做一名赛车手。今年年初,偶然被同行推荐,赵海峰进入了自动驾驶领域。

三人现场交流。

  由于是个新职业,赵海峰很少向人介绍自己是自动驾驶重卡测试员,包括他的家人和朋友,也几乎都不会聊到这种话题,“怕他们不懂,也解释不清楚。对于其他同行,也没法延展话题,我觉得他们会把天聊死。”

  谈及这个职业对个人带来的新变化,赵海峰表示:“做测试员之后,与机器的沟通加强了,也更了解机器了。这个职业就是要让机器像人一样开车,所有的动作都是事出有因的。”

  “做了测试员之后,我觉得自己好像升华了,之前重复性的驾驶工作还是很有价值的。”赵海峰笑道。无人驾驶测试偏重于场景化测试,要求测试员对车辆操作系统非常熟悉,暴能特区关注车辆在场景下的具体表现。

  在测试过程中,测试员和工程师的注意力高度集中,他们需要在同一路段来回重复,有时候在车上面调试三四个小时不下车也是常有的事儿。这样才能加深车辆对地图规划路线的熟悉和感知程度,所以对测试员的专业度,经验以及临场反应和处理问题的能力都有一定的要求。

在车内调试。

  “测试在很多情况下是不可控的,会出现很多意想不到的状况,比如今天一直下大雨。这份工作让我一直在接触新东西,就不会太倦怠。”45岁的赵海峰,在事业的瓶颈期遇到了无人驾驶,实现了职业的转型。

中场休息,午饭时间。

  电子商务的发展与贸易量的增长,全球物流行业的市场规模越来越大。投资和市场分析机构Al Masah Capital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,全球物流市场规模预计在2024年将达到15。5万亿美元。

  不过,在整个道路运输物流成本结构中,运输成本占到整个物流成本的比重基本上在50%-60%。整个运输成本细分下来,人力成本和燃料成本占到整个运输成本中40%,因此,降低这两项成本,就能将整个物流行业的成本大幅降低。

  无人驾驶卡车直接取代了司机的地位,大大节省了人力成本。而且,研究显示,无人驾驶卡车在列队行驶的状态下能够节省油耗。此外,长途卡车发生交通事故的概率非常高,相比之下,无人驾驶卡车则可以连续不休地行驶,不必担心司机疲劳驾驶等问题,从而减少了交通事故的发生。

  在中国,目前有超过1600万货车司机在交通运输行业工作,他们承担着76%的货运量,形成了一个价值3000亿美元的产业。未来,无人驾驶卡车的普及势必会对这一群体造成巨大的冲击。

  谈到自动驾驶大潮奇点临近,无数传统长途货运驾驶员可能会面临失业时,赵海峰庆幸自己完成了职业转型,同时他也坦言依然会有危感,并且比较担心此前和他一起跑长途货运的司机兄弟们。

测试完毕,准备下车。

  “我们最主要的目的是干掉人”

  身处人工智能这个上升行业的人们,似乎已经看到了更远的未来。

  “我们目前工作最主要的目的是取代人。”张涵青这样定义自己的工作,“人的大脑算力这么强,那么有创造性,开个车太浪费了,干嘛要去做重复性的,没创造力的工作?”

  张涵青坦言,因为从事自动驾驶行业,在日常的驾驶过程中,看到相关的场景,总会不自觉地代入到“如果是重卡货运的状况,会怎么写(程序)”的疑问里。他自嘲:“我们都是有病啊,已经很神经质了。”

午饭间隙, 张涵青打开电脑调试数据。

  “我认为,未来人工智能并不会比人更聪明,我对人工智能比人类更聪明是悲观的,现在的人工智能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其实就是拿大数据的方法强行建立关联性,用过去的数据来预测现在,大数据本质上并不是推理,只有归纳,而不是真正的理解。”张涵青强调,人工智能本质上就是计算机,机器是没法代替人类思考的,它不懂其行为背后的规律。

  张涵青预测:“如果说,暴能特区未来人工智能可以取代人的工作,那只能说明这个人的工作具有高度重复性,并且是高度可预测的,比如不需要做决策的电话接线员,订餐员,流水线的工人等,现在已经都被异化了。”不过,张涵青承认自己会焦虑,因此三十多岁的他掉发已经很严重了,而这些都是机器不会有的烦恼。

发量日渐稀疏。

  另一位自动驾驶算法工程师张胜琦则表示:“人工智能取代人类有什么可焦虑的?不用着急,人一辈子呢,能活一百岁。”他表示,之前在美国时五点下班,下班后很焦虑,不知道该做什么。反观国内的快节奏,因为太忙,反而不焦虑了。所以,干嘛要五点下班?”

从临港测试区回公司的路上。

  针对自动驾驶的商业化落地,张涵青认为,自动驾驶行业,目前还没有一个公认的标准,单看某项指标不一定有代表意义。其次,也没有更好的评价自动驾驶的可验证的标准。

  “程序写多了,自我表达的实现就一定要精确,不然机器不认你。”张涵青表示。和机器的互动,在一定程度上也塑造了他性格里的严谨和活跃的思维方式。

张涵青回公司的背影。

  从测试场回来的路上,张涵青的车里一直播放着甜美的日语歌曲,“游戏就是一种安慰剂效应,和组乐队,看数学书,闲着没事儿自个儿呆着同理。”写代码,做程序看起来很枯燥,但是如果想像成游戏一样升级打怪,就会愉悦很多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yelylo.com/info/2019/09/1216071321.html

相关资讯
内蒙古11选5开奖 PK10牛牛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极速飞艇 山东群英会直播 秒速快3 北京幸运28 快三投注网 极速飞艇 极速飞艇